女性之声>>家风苑>>好爸好妈

不要把阅读当成一种作业来完成

作者:安武林

2017年10月12日 11:23  来源:女性之声

可能很多人都意识到,基本上书香门第出来的孩子都偏爱读书,而读书是一种需要长期积累养成的内在气质,腹有诗书气自华嘛。如何从小时候就自然愉悦地带动起孩子的阅读热情呢?且看著名儿童作家、独立书评人安武林先生如何生动描述他和女儿之间的亲子阅读故事。

我的藏书,成千上万收回来,也成千上万散出去。来来去去的书,像走马灯一样,但有一本书,我怎么也舍不得丢掉。其实,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,这本书至少让我散出去八百回了。

因为,这是我女儿人生读的第一本书。

抓准孩子“吃”故事的年纪

那时,她才5岁。

女儿5岁那年,正是我人生最困顿的时候。我的工作,从百里之外宝鸡地区的一个山沟里

调入西安。工厂的福利房还没个影子,而我的经济特别拮据,根本租不起房子。所幸我的上司顶着压力,偷偷给我腾了一间办公室让我们全家安顿下来。那间办公室是房产处的,隔壁是审计处的办公室。

每天晚上,当办公室的所有人都下班之后,我们才敢开火做饭。那些办公室当时占据着厂里的单身楼的二层。吃完晚饭后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,打开审计处的办公室写作。因为妻子的二舅在审计处当副处长,他知道我们一家人蜗居在一间屋子里,根本无读书和写作的空间,所以把他的钥匙悄悄给了我。我那间屋子,除了摆放一张床,几乎什么都放不下了。

2000年,我背负着一大堆债务,工作很不顺心,工资很微薄,所以,我码字的动力很大。

但我不知道,5岁的女儿,这个年龄正是“吃”故事的年纪。有一个阶段,每天晚上,当我刚刚铺好稿纸,打算写作的时候,女儿推门便进来了。

她天真烂漫地说:“爸爸,爸爸,给我讲个故事吧!”

我强压着焦躁不安的情绪,强装出一副笑脸说:“好啊,爸爸给你讲一个!”

我想那个时候的笑脸,恐怕比哭还难看吧。我心里的无名火总是一压再压。面对天真

无邪的女儿,我只能表示出无限的耐心。她那么小,哪能理解人世的艰辛和一个爸爸内心的愁苦呢。

我讲故事的能力很差,尽管写过不少童话。所以,我只能给孩子读童话。

那本书是《蘑菇房子》,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,常瑞先生主编,是我的一本样书。上

面的童话都是《北京日报》“小苗”版发表的童话的精选。当时,常瑞先生是“小苗”版的负责人。选的是1996~1997年之间发表的童话,其中收入的一篇童话叫《大头娃娃和布丁鼠》。

女儿听得很专注,很兴奋。

我讲完一个,女儿开心地说:“爸爸,再给我讲一个!”

讲了一个又一个,讲得我口干舌燥,眼皮直打架。我无奈地问她:“爸爸还要讲多少啊?”

女儿把双臂摆成一个“大”字,说:“多多的,这么多!一百个!”

我差不多都快昏过去了,但我不能拒绝女儿。所以,讲得女儿心满意足地离开时,我也筋疲力尽了。

女儿走了,我趴在桌子上也睡着了。桌子上放着的是一本没有写一个字的稿纸和钢笔。

这不过是无数个夜晚的一个小插曲。而这本书不知被我讲过多少遍了。

突然,有一天女儿拎着书来找我:“爸爸,你看,画错了!”

我笑呵呵地接过书,心想,女儿还不认字呢,怎么能知道插画画错了。但是,我得尊重小家伙。于是,我看了一眼,天,真的是插画师画错了。这篇童话叫《小猫咪学做鱼》,结果插画师把小猫咪提着的保温瓶里的鱼画成了老鼠。我大为惊讶,看来一个孩子从幼儿开始,在阅读时就开始思考了。我想,这本书虽然印量不大,只有一千册,但这幅画错的画,恐怕没有一个人发现。

我每一次给女儿读故事,都是我坐在椅子上,女儿站着。有一次,她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爸爸,你抱着我给我读故事吧。你把我的手拿着,指着书上的字!”

嘿,我哭笑不得,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。

我说:“好吧!”

于是,我把女儿抱在我腿上,用手拿着她的食指,一个字一个字念给她听。

过了没多久,女儿不再找我了。她自己捧着这本书,嘴里念念有词,自个儿去朗读了。我很好笑,煞有介事呀,她还不认字呢。

其实,是我大错特错了。我无意间,已经教会了女儿很多字。尽管我从来就没有刻意教过孩子认字。

保持开放的阅读态度

有一天,女儿发现我在阅读,还不时用钢笔在书上画圈圈,画直线。

她便好奇地问我:“爸爸,你在书上画什么呀?”

我说:“有爸爸特别喜欢的段落,句子,我就会做个记号。”

于是,她拿走我的另一支钢笔,也在书上画开了。比如她喜欢的童话,她画一个长圆圈起来,作者名也如此。

女儿上一年级的时候,老师发现她认字比一般的孩子都多,所以让她做领读。

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女儿再也不烦我了,她自己抱着书去读了。我的陪读,伴读,从她幼儿时期就结束了。而她的阅读兴趣和阅读习惯,在这个时候就养成了。

常常是,我抱着书在椅子上读,她坐在地上读,在她的周围总是摊着一大堆书。

记得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,老师问她:“你爸爸有什么爱好呀?”女儿说:“爱看书!”我不喜欢串门,不喜欢应酬,不喜欢打麻将,夜里基本都在家里写作或者读书。女儿印象最深刻的,恐怕就是我读书的形象了。我们家里很安静,女儿读她的书,我读我的书。

女儿小,有的书她够不着,但她能知道什么书是适合她看的。她用小手指着书架,一本一本对我说:“爸爸,那是我的书,太高啦,我够不着,你给我放在书架最底下的一层。”于是,我一本一本给她码放在最底层。

在阅读方面,我一直是开放的态度。书架上所有的书,她都可以看。只有《金瓶梅》我高高地放在书架的最上面。因为我从小的阅读,就是很自由的,没有指定的阅读书目,没有必读的书目,没有阅读的作业,我充分享受到了阅读的乐趣。所以,我对女儿也持这种态度。虽然我还是评论家,但我从不给孩子推荐书。我相信开卷有益。

女儿小学四年级,就啃成人版的《理智与情感》。她阅读的深度比一般孩子要深。小学读《红楼梦》。当她上了高中,我才问她当初读《红楼梦》什么感觉,她说她不能理解,这样的一本书怎么会进入四大名著,言外之意,看不懂,也无趣。但上高中以后,那就大大不一样了,她还专门阅读《红楼梦》诗词的书。看来,在什么阶段读什么书,是非常科学的阅读方法。女儿的阅读兴趣和阅读习惯,基本上是在小学阶段培养成的。

记得她高考时,手里还拿着一本小说在读。我很理解,那是为了缓解她心里的压力。

我非常庆幸的是,我小时候没有读什么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弟子规》,女儿也没有。她基本上是自主自由阅读。我不愿意让她把阅读当成一种作业来完成,那样,效果只能适得其反。

如今,女儿大四了,马上大学就快毕业了,而她还记得她幼儿时期读过的一些故事。《蘑菇房子》书中的不少作家都去世了,如陈模,聪聪,林颂英,张美妮等。包括主编此书的常瑞先生。这本书里还选有我敬重的一些老师的童话,如金波、樊发稼、秦文君等。令人有时光荏苒,人世沧桑之感。

女儿的认字,阅读兴趣,都是从《蘑菇房子》这本书开始的,它也记载了我一段难忘的人生经历。所以,我一直珍藏着它。

专家简介:

安武林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。出版过小说、散文集、散文诗集、童话集、随笔集等百余本个人专著,代表作有《友情是一棵月亮树》《长大最好做一条书虫》《书里藏着的秘密》《一只想做强盗的猫》《老蜘蛛的一百张床》《爱读书》等。荣获过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、张天翼童话金奖、冰心儿童图书奖等。作品翻译到美国、越南、新加坡等地。曾被《中国图书商报》评为“十年优秀书评人”。

 

友情链接

  • 女性之声APP女性之声APP
  • 女性之声公众号女性之声公众号
  • 享学吧APP享学吧APP